探访不一样的“精神病院”:“桃红症”患者的“桃花园”

2020-10-19

  中新网北京10月19日电(记者 王祖敏)说起“精神病院”,或许很多人眼前出现的是电网、铁门窗、充满“危险气息”的患者等压抑甚至恐怖的画面,但中新网记者日前随中国残联媒体报道组赴湖南采访,在邵阳市隆回县的一家医院看到的却是一幅完全不同的景象——这是一个融合了“学校”“社区”“车间”和“家”的另类“桃花园”。

医院各区域门前均有宽阔的走廊,便于患者在雨雪天气依然能够走出居室。 王祖敏 摄
医院各区域门前均有宽阔的走廊,便于患者在雨雪天气依然能够走出居室。 王祖敏 摄

  “桃红症”患者的桃花园

  清代启蒙思想家、政治家、教育家魏源在其著作《海国图志》中提出“师夷长技以制夷”的著名主张,被称为是近代中国“睁眼看世界”的代表人物。魏源正是隆回县人,以其名字命名的魏源医院是一家二级精神病和老年病专科医院。

  到达魏源医院时已是晚上8点左右。在精神残疾人居住和生活区入口处,由盛开的桃花图案簇拥着的“桃花园”三个字在灯光的辉映下分外醒目。

  魏源医院党总支书记吴飞告诉中新网记者,桃花园的命名来自于魏源医院创始人田群力的“妙想”。魏源医院位于隆回县桃洪镇,也被称之为桃花坪。为了拒绝歧视,给予精神残疾人尊严和尊重,他将精神残疾称为“桃红症”,“桃花园”也应运而生。

  还未步入园区,一阵歌声悠悠入耳。随行的工作人员笑称:“卡拉OK室又开张了。”

阅览室一侧,部分患者安静上网。 王祖敏 摄
阅览室一侧,部分患者安静上网。 王祖敏 摄

  步入院里,灯火通明的居住区、休闲区和各功能区环绕着一个大操场。操场上有篮球架,四周有跑道,外围有健身器材。各区域门前均有宽阔、平整的木质文化长廊相连,长廊上不仅有吊顶和栏杆,还有各种景物的精美图画和一体化的长椅。

  魏源医院院长刘勇芳称:“来到这个走廊不仅让人精神愉悦,而且无论什么天气,患者都能随时出门溜达,呼吸新鲜空气。”

  在门外传来的歌声中,聚集了几十人的阅览室显得异常安静。看书、看报、练字、画画、上网,众人各得其所。这一井然有序、和谐融洽的场面让记者一度以为这些人都是健康的患者家属。

  卡拉OK室则是另一番景象。国庆中秋假期留下的彩灯和彩带依然透出浓郁的节日氛围,一名男性歌者正在30多名“观众”的喝彩声中演唱“一剪梅”,一句“雪花飘飘,北风啸啸”唱得激越高亢。

  从休闲区到扶贫车间,经过一个小卖部,一名看起来颇为干练的女子正在整理货架上的各种食品,看到记者一行经过,她停下手上的动作笑意盈盈地注目……

卡拉OK室里的放歌,深受“桃花园居民”的喜爱。 王祖敏 摄
卡拉OK室里的放歌,深受“桃花园居民”的喜爱。 王祖敏 摄

  记者一时有些恍惚,仿佛置身于一所条件优越的学校,或是一个温馨的社区活动中心、一个祥和的住宅区。吴飞告诉记者,在刚见的那些人中,就有多位曾是因精神疾病导致的恶性事件的肇事肇祸者,其中一位曾在15岁时就致3人死亡。因一直无法见到其家人,他已在医院生活多年,如今已从当初那个莽撞少年成长为温和有礼的青年。

  “虽然我们一直在强化医院的救治与康复功能,但在形式上会尽量地‘去医院化’,消除患者入院时的恐慌和紧张心理,让他们能在这儿找到在家或融入社会般的舒适、自在感觉。”吴飞说。

由康复患者担任售货员的小卖部。 王祖敏 摄
由康复患者担任售货员的小卖部。 王祖敏 摄

  住院还能就业的扶贫车间

  始创于1996年的魏源医院在2015年步入理念和模式创新轨道,开创了全国精神科行业的诸多第一:多功能操场、LED屏、小卖部、网吧、网上探视、KTV、文化长廊,以及亮化、美化等设施建设。作为精神残疾人辅助就业手段的“扶贫车间”则成为其中的最大亮点。

  就业是摆脱贫困的最根本出路。但精神残疾人的就业却成为难中之难、困中之困,这一特殊群体和家庭不仅成为脱贫攻坚战中最硬的“骨头”,也是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的最大潜在威胁所在。正源于此,魏源医院在同行业中首创了开在院区里的精神残疾人就业扶贫车间。

  扶贫车间分为“培训车间”和“生产车间”。刘勇芳介绍称,车间主要以操作简单安全的手工制作为主。培训车间是针对刚加入的康复期患者,待他们熟练掌握技能后就会转入生产车间。近几年医院的精神残疾人长期稳定在1000人以上,其中重症区20%左右,康复区80%,目前参与车间工作的都是康复区的患者,大约200人,他们都是计件按劳取酬。

开在医院里的“扶贫车间”是魏源医院的八大首创之一。 王祖敏 摄
开在医院里的“扶贫车间”是魏源医院的八大首创之一。 王祖敏 摄

  记者看到,在200多平米的培训车间里,60多人正在神情专注地制作打火机,记者一行的到来丝毫没有分散他们的注意力;1000多平米的生产车间宽敞明亮,几行工位干净整齐,每个工位上4名“员工”相对而坐,动作娴熟地忙着各自的手工。两名护士在中间通道上来回巡视着,间或回答他们的问题或给予指点。

  刘勇芳介绍称,根据精神残疾人的身体和康复治疗特点,两个车间的上班时间分成早晨、上午、下午和晚间4段,全天工作时间大概5-6小时,不同工作时间段的前后都会配合相应的康复治疗和休息、娱乐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100多位康复患者参与其它工作,如小卖部售货、院区环境的清扫、整理房间、清洗衣物、协助医护人员做一些简单的护理等等,这些工作也都会按劳付酬。吴飞说:“如果将医院比作是大家庭的话,一些‘家务事’基本都是康复区的患者在做,这也是一种自助和互助模式。”

  随行的邵阳市残联副理事长谢涵称,精神残疾人也应当享受公民的基本权利包括就业权,但绝大多数单位担心风险太大而不愿接纳。“现在各地都在探索精神残疾人的就业模式,魏源医院的扶贫车间依托医院安排其就业,边治疗边工作,既能保障其安全,还能让他们掌握一些技能,在院生活更加充实,助其出院后顺利融入社会。更重要的是,工作的收入能减轻其家庭负担,带给他们满足感与成就感,让他们感受到做人的尊严。”

  谢涵还告诉记者,有个患者曾在早晨6点钟就敲管理员的门,说要进车间、想挣钱。“这说明患者从工作中找到了寄托,也从侧面证明这种模式是成功的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2017年至今,魏源医院共有4000多位精神残疾人创收256.8万元。逾千名在“扶贫车间”工作过的患者出院后,就业率达到近七成,在精神残疾人的就业率中,这堪称是一个“巅峰”数据。

生产车间一片忙碌景象。 王祖敏 摄
生产车间一片忙碌景象。 王祖敏 摄

  实践“桃红症”康复模式

  在“桃花园”的一角,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写着“生活”二字。吴飞称,“生活”不易,对于精神残疾人而言更是艰难。医院立下这块碑,是希望他们“生下来、活下去、活好点”。

  官方数据显示,全国约有16.57%的人群受到各类精神和心理问题的困扰,其中精神残疾人827万,约占残疾人口总数的10%。

  如今,全社会的助残氛围日渐浓郁,但仍不能排除对精神残疾人的恐惧、偏见甚至歧视。这个“无处安放”的特殊群体,不仅可能拖垮他们的家庭,还有可能给社会带来巨大危害。

培训车间正在制作打火机的“学徒”。 王祖敏 摄
培训车间正在制作打火机的“学徒”。 王祖敏 摄

  吴飞称,面对800多万的精神残疾人口,一个或几个医院的救助远远不够,魏源医院正在探讨“桃红症”康复模式,以期能在湖南、在全国推广,为更多精神残疾人打造出能“活得好”的“桃花园”。

  她说,该模式实践全新的“不伤害、干点活”的康复理念,赋予他们美好的称呼、良好的祝愿,还原其尊严、尊重和平等;创建全新的“4F”分类管理模式(分院、分科、分级、分区)、监护人制度(医护工作人员代表家属行使“监护人”职责)、“2S”护理模式(基础护理和临床护理剥离),以及“5P”(5个部门)精细化管理服务模式等等,以最人性化的服务和管理,并调动患者的参与和互助,彻底颠覆“医务室+监狱”的传统精神病院带给人的灰暗与恐怖印象。

“桃花园”里的石碑。魏源医院供图
“桃花园”里的石碑。魏源医院供图

  现代医学实践证明,精神疾病可防可治,通过系统的治疗,大部分病人完全能够回归社会。刘勇芳告诉记者,魏源医院收治的患者中,九成以上症状明显改善,社会功能大大增强,出院后能保持较长时间的稳定。“但精神残疾人的康复是个社会问题,这个病不是治不好,而是治好后管理难,易因患者缺乏自律和社会环境缺乏包容而导致复发,因此对于这些患者的康复,家庭、社区,以及全社会的关爱环境同样重要。”

  临行前,吴飞告诉记者,面积超过现址近4倍的魏源医院新院区正在建设中,预计2021年2月正式运营。新院区的环境将进一步得到改善,治疗和服务的流程更人性化,康复就业的比重更大、种类更多,且将引进生产线,扩大“扶贫车间”的生产规模,提升就业者的人数和收入。

患者入住魏源医院的前后对比。魏源医院供图
患者入住魏源医院的前后对比。魏源医院供图

  2016年,魏源医院创始人田群力对他心中的“桃花园”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:她是一个和谐、温暖、有尊严、有快乐的社区,这里的“桃红症”居民也是这个社区的“物业”。这里没有歧视、没有病人、没有伤害,有歌声、笑声、做手工的嘈杂声,还有风声雨声读书声,家事国事天下事……

  如今,这一切已是“桃花园”的真实写照。(完)

患者入住魏源医院的前后对比。魏源医院供图
患者入住魏源医院的前后对比。魏源医院供图
【编辑:孙静波】